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作家报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文学云作家报剧本杀
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
图文热点
    楼主: 那慕汗

    十年匆匆(正在连载中)

    [复制链接]

    25

    主题

    254

    帖子

    721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721
    发表于 2019-7-7 06:52:2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岁月匆匆,日月如梭,读张主席的作品就像看连续剧,看了上集盼下集,一早起来就大饱眼福!早安张主席!
  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28

    主题

    116

    帖子

    464

    积分

    中级会员

    Rank: 3Rank: 3

    积分
    464
    发表于 2019-7-7 09:34:5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白面馍馍,白菜猪肉炖粉条,多么令人羡慕与回忆的年代啊!
  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25

    主题

    254

    帖子

    721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721
    发表于 2019-7-7 14:15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    看张主席的连载文有瘾,期盼下集——

  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54

    主题

    74

    帖子

    342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342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9 13:19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  十年匆匆(25)

    十年匆匆(25)
    桓台 张连勋

    二十五、又回老宅院

    冬日的暖阳很好,天气不算冷,吃过早饭,龙哥和堂哥又回到老宅院,想彻底清扫一下卫生,毕竟很多年没有认真拾掇拾掇了。上午的太阳,通过门窗射进屋内,哥俩商量着先弄一下西屋,西屋是过去父母养蚕的蚕房,墙壁和地面还残留着石灰粉刷的痕迹,闻着也有一股子生石灰的味道。

    记得那个年代,为了发展多种经营,增加副业收入,解决生产队粮食高产现金短缺的矛盾,同时也增加老百姓的收入,生产队都倡导农户植桑养蚕,西屋就是那时的蚕房。养蚕喂蚕必须有桑园,龙哥的桑园在村南,是那个年代刻在他脑海里的一片绿林。

    春天,生产队会从蚕茧收购站购买蚕种,统一分发到农户。那时的养蚕,等到四至五月桑园枝叶繁茂,就开始育蚕种了。养蚕在蚕做茧的时期,全家都充满了期待,等到吐丝结茧后,就到了收获的时节。这时龙哥记得,父母疲惫的脸上充满喜悦,孩子们也很高兴,因为去蚕茧站卖了茧子,换回了钱,有钱就能穿上新塑料凉鞋了。龙哥记得,那年父亲卖了茧子,买回来两斤蚕蛹,孩子们急忙围拢过来,看着褐黄色的蚕蛹,伸手抓两个放在嘴里,那蚕蛹的香脆和美味,刺激着匮乏的味蕾,心中对蛋白有了暂时的满足。在那个年代,能吃到香脆的蚕蛹,使龙哥兄弟姐妹就高兴好一阵子。

    家庭养蚕要经过育种、养蚕、做茧三个阶段,一般家庭不操作蛾子产卵。蚕卵也叫蚕种,都是从专业公司论张购买,这样能保证蚕的品质。龙哥家的蚕养在西屋里,父母不让孩子们随便进去,父母进屋喂蚕,要先洗净手,端着洗好晾干的桑叶进屋喂蚕。龙哥好奇地把在门边,听到屋里蚕吃桑叶的沙沙、沙沙声,觉得十分好奇。

    有时,龙哥趁父母没看见溜进屋里偷看,见一只只蚕宝宝白胖胖的身子,趴在绿莹莹的桑叶上。它们吃桑叶时的样子各不相同,有的埋头狼吞虎咽,发出沙沙的声音,有的吃了一会儿就抬头四处张望,好像在找哪里有更好吃的桑叶,还有的不急不忙,正沿着桑叶的边缘一口一口地细嚼慢咽,像一位画家在画画,这不,一个弯弯的月牙儿瞬间出现在它的嘴下;更有趣的是那些大摇大摆地在桑叶之间爬来爬去的蚕宝宝们,只见它们从这片桑叶爬到那片桑叶,有时还从同伴的身体上翻过去,好像在说:我吃饱了,正在散步促进消化呢!龙哥发现蚕宝宝们吃桑叶很有规律,好像是以它们的胸足为圆心半圆一样,了一个半圆,再一个半圆,到有茎的地方时,又返回起点,换一边儿继续吃。

    龙哥边看边想,吃吧,吃吧,快快长大吧,快结出白花花的茧子,快变成自由飞翔的天使,为我家带来财富吧!龙哥刚要伸手摸摸蚕宝宝,孩子!不摸。身后传来母亲的提醒,不知啥时候母亲已站在了身后。原来,蚕宝宝最讲卫生,害怕各种毒菌感染。怪不得,地面上撒遍了生石灰,墙上也粉刷着石灰,父母喂养时也要净手,连蚕吃的桑叶采来也要清洗干净才能喂蚕。

    每逢清理蚕床,龙哥的母亲都会细心地将蚕粪收集起晾晒干净,装在一个袋子里。龙哥好奇地问留它做啥?母亲笑着说:这叫蚕沙,留着给你们装枕头。它是一味中药,用蚕沙做的枕头具有清凉降火的作用,它吸汗力强,透气好,冬暖夏凉。等你娶了媳妇添了娃,用它做婴儿枕头,四季睡用,可端正头型,吸虚汗,防吐奶。还可以防起疹,促进大脑发育成型的作用。龙哥经母亲一说,方知小小的蚕宝宝浑身都是宝啊。蚕沙装枕头,蚕蛹是美味,蚕茧能换钱。因此,家家户户都爱上了植桑养蚕。

    龙哥边清扫边想,突然堂哥从墙角旮旯里提出一个塑料袋子,说,老弟,看看这是啥?”(未完待续)

    微信图片_20190709131216.jpg 微信图片_20190709131223.jpg
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21

    主题

    63

    帖子

    235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235
    发表于 2019-7-9 13:22:5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欣赏连载,十年匆匆,好文赞一个
  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25

    主题

    254

    帖子

    721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721
    发表于 2019-7-9 13:52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细腻的笔法描写了蚕宝宝的养殖过程,图文并茂,我小时候也喜欢养蚕,可有意思了。点赞!问好!夏安!

    点评

    三眠蚕起食叶多,陌头桑树空枝柯。养蚕既辛苦又得细心,张老师以细腻的笔法描述了养蚕的细节,引人入胜。  发表于 2019-7-9 16:10
  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54

    主题

    74

    帖子

    342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342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9 14:08:2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谢谢各位老师文友的鼓励支持!《十年匆匆》连载稍停一段时间,因近段忙于事务,精力有限。问好各位老师!
  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54

    主题

    74

    帖子

    342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342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20 17:59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  十年匆匆(28、29)

    十年匆匆(2829)
    桓台 张连勋

    二十八、册子里的纸鞋样

    龙哥往箱底瞅,看到了娘那装纸鞋样的大册子。这用五六本杂志装订起来的册子,里边装着娘在世时的纸鞋样。

    龙哥从小是穿着娘做的布鞋长大的。在老家,有句俗语叫拙木匠能做材,拙女人会做鞋。意思是说笨拙的木匠也会做寿材,再笨拙的女人也会做千层底的鞋子。过去,一个家庭的女人不会做鞋,一家人就会经常穿不上新鞋子。龙哥记得,娘在纳鞋底和缝制鞋面前,总是先要测量一下他们姊妹几个脚的大小尺寸,并在装水泥的牛皮纸或旧报纸上用铅笔描出脚的大小轮廓,然后裁下来,就拿这个当模板来做鞋子,这个模板就是纸鞋样

    鞋样子一般用韧性较好的纸,按照一个人鞋底大小和样式剪下来的这个过程叫做,龙哥娘将下来的纸鞋样子,工工整整地夹在一页页的书页里,然后再把夹着一家人不同大小、不同季节鞋样子的书本子,认认真真地放在她的木箱子里,放在不易被孩子们摸到的地方珍藏起来,只等需要时拿出来用。龙哥娘的纸鞋样齐全又好看,经常有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来龙哥家替鞋样,龙哥娘总是赶快放下手中的活儿,洗净手擦干后,轻轻地打开木箱,小心翼翼地捧出她的宝贝来,任她们挑选和鞋样。这时的龙哥娘,心里充满了自信,总是笑容满面。在村里,龙哥娘剪的纸鞋样是最好的,她手巧,剪的合脚、有型、美观,大小、肥瘦、脚的弧度,脚掌的曲度,都掌握的地道自然。因此,龙哥娘的纸鞋样,在那个年代就成了村中妇女们追逐喜欢的宝贝

    每逢交了腊月,龙哥娘就开始忙了,为家中每一个人量脚鞋样子。龙哥姊妹几个的脚又长大了,原来的鞋样子不准确了,龙哥娘就会让他们试穿其他人的鞋子,如果合脚的话,就用别人的鞋子鞋样子。纳鞋底时,龙哥娘就会把鞋样子拿出来,放在袼褙上,按照鞋样子的尺寸剪成一个个鞋底的模样,把几层鞋底模样的袼褙叠放在一起,再用白色粗布包裹,用纳鞋底的麻线,一针又一针纳起来,就做成了一只只的千层鞋的鞋底。在夜晚的灯光下,再把鞋底加工成鞋子。做鞋是一件很精细的活,开压鞋底,纳鞋底,压鞋口,开鞋帮,做鞋面,上鞋,缝松紧带,砸扣眼,装按扣,用鞋楦头撑开等等,工序细致又复杂。龙哥娘做的有棉鞋,夹鞋,单鞋、方口、圆口、尖口、幼儿的虎头鞋等等,各式各样。深冬寒冷的夜晚,窗外吹着呼呼的北风,龙哥经常是夜里一觉醒来,看到娘坐在炕头上,昏黄摇曳的煤油灯下做鞋的身影。他真不知道,冬夜里天上的星星和娘那个睡的更晚,东方的启明星和娘那个起的更早。家人的那一双双崭新的布鞋,合脚又舒适,都是龙哥娘点灯熬夜,用自己的辛劳,换来全家的温馨和幸福。

    龙哥看到,娘把她做鞋用的纸鞋样,放在一本上世纪五十年代,省文化厅下派干部马大爷送她的几本合订起来的大杂志里。那时候的纸张比较紧张,娘的纸鞋样大都是用旧报纸、学生的旧课本、旧作业本、旧书皮等剪成的。在杂志的册页里夹着许多各式各样的鞋样子,有大人的,小孩的,不同年龄的,男式的,女式的,老头的,老太太的等,应有尽有,令人目不暇接。这些保留着的纸鞋样子,如果来年再做鞋,只须拿出鞋样子,做适当的修改就可以用了。

    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,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,走进了幸福的生活,现再也不用照着鞋样子做布鞋了。龙哥觉得,娘的这册纸鞋样子,它已经成为社会发展的历史。现在的年轻人穿上了皮鞋、运动鞋、休闲鞋等,更不知道纸鞋样是个什么物件。

    龙哥想,母亲的这册纸鞋样它代表了民间传统文化的一大发明,是一代又一代母亲做鞋的传承与智慧,是奉献与积累,它是一种不可磨灭的温馨记忆,应该是民族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。龙哥小心翼翼地收好,轻轻地将它放回木箱子里。

    二十九、看望大舅

    龙哥回来好几天了,总想抽机会去看望一下大舅。龙哥娘兄妹三人,娘是老大,下边有两个弟弟。如今姥娘家,其他人早已过世,只有大舅了。

    龙哥姥娘和姥爷,解放前在黑龙江,俄罗斯人经营的铁路上做事,姥爷是牡丹江铁路段的一名巡道工,肩膀上扛着铁锤,左肩上斜挎的是水壶,右边是工具袋和干粮。姥爷天天巡逻在铁道线上,一年四季,风里来,雪里去,落下了一身的疾病,中年时就去世了。解放后,姥娘拉扯着三个孩子,在东北日子难熬,就回到了山东老家。娘的兄妹三人,都出生在牡丹江铁路段一个运木材的小站上,成长在山东的老家。

    龙哥的大舅,高高的个头,清瘦的脸颊,炯炯有神的眼睛,虽然已退休,但是精神矍铄。龙哥的大舅,早年读书认真刻苦,经努力考上了师范学校,毕业后,被分配到崂山区的一个小山村当小学老师,因当年山区生活困难和家庭需要照顾,在家人们的劝说下,调回了本村当了一名小学老师。大舅由于教学认真,教的学生成绩好,连年受到教育部门的奖励。他有多种爱好,喜欢书法、读书,最喜欢音乐和乒乓球,课余时间,经常泡在琴房和乒乓球室。退休后,买不起钢琴,他弄了一架学校逃汰的脚踏式木琴来家,每到周末时,将琴搬到大门口,就弹起悠扬的曲子,引得一大群爱好音乐的小学生,凑在一起捧场

    二舅已去世,还有二妗子,龙哥也需顺路一起探望一下,必竟她离大舅住的也近。二舅英年早世,曾在吉林四平当过多年的兵,退伍回乡后,干过粮所,当过生产队里的车把式,后来,当选为村里的民兵连长。由于疾病,早早地撒手人寰,撇下二妗子带着仨孩子苦苦度日,多亏了社会主义制度好,总算把孩子们拉扯大。为此,二妗子为了二舅和孩子们,辛苦了一辈子。龙哥想到这里,既然回来了,必须要去看望一下二妗子。

    龙哥推上堂哥的自行车,带上从县城里专门给大舅带来的《县志》,这是大舅捎信叫龙哥给淘换的。再准备在小卖部里买上两份礼品,到后街上路还远些,买上礼品用自行车驮着,毕竟轻松些。

    来到村里的小卖部,龙哥要了箱装鲜鸡蛋拾斤,箱装二十盒纯奶,各两份。龙哥将其牢牢地捆绑在自行车上,推行着车子走向后街,去看望大舅和二妗子。走到后街西头,一眼就望见那多年不见的,土埋半截的油碾砣子(未完待续)

    webwxgetmsgimg (6).jpg webwxgetmsgimg (8).jpg



    webwxgetmsgimg (7).jpg
  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14

    主题

    190

    帖子

    560

    积分

    高级会员

    Rank: 4

    积分
    560
    发表于 2019-7-21 05:07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那慕汗 发表于 2019-7-7 06:18
    十年匆匆(24)桓台 张连勋
    二十四、傍晚村戏探班
    晚饭后,堂哥说泡茶,王炎说要去排练戏。因已到腊月,村 ...

    读了张主席的佳作,一幅幅社会图画尽在眼前。文章着笔自然,描写细腻,材料信手拈来,而又不拖泥带水。问候张主席。
  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54

    主题

    74

    帖子

    342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342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7-23 11:22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  十年匆匆(30、31)

    十年匆匆(3031)
    桓台 张连勋

    三十、后街头的油碾砣子

    看到后街西头这油碾砣子勾起了龙哥童年的记忆。

    姥娘家就住在附近,龙哥儿时与表哥表姐们,时常在油碾砣子上玩耍。时间长了油碾砣子上面的青石,蹭得溜滑。龙哥最喜欢爬上去,再出溜下来,把它当作滑梯来玩。爬上滑下地溜,时常溜掉衣服上的纽扣,磨破衣裤,遭到家人的斥责,然而却乐此不疲。

    油碾砣子,扁圆形的,约有一吨多重,中间约三十五厘米宽的方孔,是插砣子轴用的,从它的重量和方孔推算,这轴需用上等的木料,才能承载起这如此重量的石砣子。龙哥看到,油碾砣子斜放在街角,半身已被掩埋在道路的土层下。姥娘听上辈人说,这是张家油房用来碾料的砣子。因张家油房的衰落和社会科技的进步,这种油碾就弃之不用了,碾盘早已被人碎掉做了房基,只有这油碾砣子派不上啥用场,放在街角任凭风雨打磨。几百年来的油碾砣子,还是原来的模样,依然静静地躺在街角,一句话也没有,又好似在诉说着什么。

    记得有一谜语:走不到头,走不到边,一走走半天,头也晕来腿也酸。打一农家活儿,谜底就是推碾子。小学时期的很多星期天,龙哥都是在碾房里推碾砣子。那时吃的玉米面、地瓜面,都是通过碾砣子压出来的。吃的粮食都少不了碾,村中的碾子只有一盘,为了抢先占到碾,天不亮就要去,拿一根木棍子或者是一瓢子米糠,将木棍子插到碾砣子的推架孔里,米糠则倒在碾盘上摊开,这碾就算是占上了。后来的占碾者只能将木棍子竖立在墙边,再后来者把木棍子排在第二个的后边。星期天时会排五六根木棍子,张家碾压完李家碾,这碾砣子就一圈一圈地转,转一整天不停歇。龙哥前段时间,在八庙参观老民居博物馆,又看到年轻人好奇地用碾砣子碾压玉米,有人邀他一起参加,龙哥却只是站在旁边看,并没有去体验。因为,龙哥是吃碾砣子压的面长大的,再不想推那碾砣子,它是儿时不堪重负的生活记忆,是青涩岁月的无奈,是最不愿意干的一种活儿。

    后街西头和八庙老民居博物馆的碾砣子,虽然已经果断地退出了历史舞台,但是它们曾经为了人们的生活,一圈一圈不停歇地转动过。以往的生活离不开碾砣子,现在它离我们的生活渐行渐远,但是,它的精髓却永远存在。那是祖辈赖以生存的历史见证,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,是从远古走向现代的根源。龙哥看到碾砣子的过去和现在,也好似看到了自己的人生!

    三十一、同学齐聚大舅家

    龙哥上午早早地就来到了大舅家,给大舅放下《县志》和鸡蛋纯奶,又看望了二妗子。回到大舅家,刚进门就有几个小学时的同学从屋里热情地迎出来。

    这是大舅知道外甥来了,特邀请了龙哥一些熟悉的同学一起来,陪龙哥吃午饭。龙哥一看,都是住在后街大舅家附近的人。有小个子的小人精刘星、大眼睛的张福利、顽皮的二狗蛋吕光、爱挑事的王民子,还有王良、女同学俊华等。这时,龙哥的表弟传春邀大家入座,大家请大舅坐正座,表弟传春坐背对门口的座,叫副陪,大家分两边围桌坐下。大妗子将炒好的菜一一端上桌。有家常豆腐、炒芹菜、炸藕合、炸刀鱼、炒白菜等七八个家常菜。表弟传春忙给每人斟上一杯酒,大家一齐举杯,我举杯敬的是大舅,大家敬的是老师,祝他老人家身体健康,共同满饮此杯。

    饭间,龙哥与同学们又谈起了小学的时候。龙哥记得,当年的小学校,就在后街的后边,长长的一排教室,一共六个年级,中间有一间教室,就是老师们的办公室。西屋几间,是几名工办老师的宿舍,东屋是工办老师们的食堂,学校的大门朝东,门前有一大池塘,池塘的对面是大队的副业处。夏天,校门前的池塘,蛙声一片,和着学校里的朗朗读书声。三九寒天,龙哥放了学喜欢跟同学们在一起溜冰,为了安全,老师经常阻止他们溜冰。每次路过结了冰的池塘边,龙哥会拿起一片小瓦片,弯腰用力地甩向冰面,看那小瓦片,在冰上会滑的很远很远……

    龙哥记得,在上学五六年级时,都是有工办老师教他们。有语文老师焦洪州,数学老师吕曰信,还有教副科老师张广传。有一次,上珠算课,张老师还为龙哥不认真学习,摔坏了自己的算盘。说起这事,同学们都记忆犹新。龙哥一说起这事,同学们就唠开了话题。

    二狗蛋说,记得那时生活困难,吕老师上课时饿的啃胡萝卜,小人精说焦老师拉家带口,为了全家人的生活,他十分节约,不舍得买盒装烟,上课时,老抽自己卷的喇叭烟,呛的我坐在前排直咳嗽。张福利常常因为上课走神,被老师的粉笔头砸中。有一次老师调座位,将俊华调到了讲台旁边,二狗蛋就为打她抱不平,怎么能让她坐那呢?那是坏学生坐的地方。时隔几十年后,大舅邀龙哥的同学们聚会,酒过三巡,龙哥端起酒杯,终于鼓起勇气对俊华说,我当年喜欢过你,你知道吗?俊华也红着脸说,啊!什么?我也喜欢过你啊!俩人也只能含着笑碰了碰杯,哈哈哈,都一大把年纪了,我们真的是错过了,五十多岁后才觉悟,才告白。同学们津津乐道地说着在小学读书时,那些有趣的事,也回忆起游河时,被校长石传广点名批评后留校,请家长到学校领孩子,挨父母亲痛打的往事。

    那时,因生活艰苦,工办老师也收入不高,但是,他们那种教学的敬业的精神,为人处事方法,给龙哥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使他们受益一生,至今难忘。

    龙哥觉得,其实人生的行走就是修行,光阴中的每一次经历,无论是春天的一场灿烂的花事,还是冬天的素雪纷飞,都是岁月里最动人的琴弦。同学们聚会,可以在时间的轮回中发现明媚,并且对生命充满希冀。岁月是一篇不息的诗章,而时间会让一颗颗灵魂,变得越来越动人。在经半生风沐雨之后的余年,同学们眼里依然有着白雪的清新,抬头会有阳光的味道,无论在哪里,内心都有着坚定的温柔。(未完待续)

    webwxgetmsgimg (6).jpg webwxgetmsgimg (7).jpg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


  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