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作家报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文学云作家报齐鲁号
齐鲁号天空之城云朵儿云朵儿
图文热点
    查看: 1752|回复: 2

    包子西施

    [复制链接]

    25

    主题

    237

    帖子

    772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772
    发表于 2019-10-14 15:25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<
    本帖最后由 疯子 于 2019-10-14 15:48 编辑


    包子西施
    周村张志成

    (一)

    我已经多年没有见到华子了,最近一次见到她是在一条大路的十字路口上。记得那是开车路过那里,时至中午,忽觉肚子有点饿,看到路边有个包子铺,就停下车,想着先填饱肚子再说。

    想不到迎接我的正是华子,因为她曾经在我家打过工,故和她很熟悉。她一米六七的个头,站在都是坐着吃饭的人群中,显得亭亭玉立,她一头乌黑的头发,在脑后栓成一把马尾辫子,瀑布般泻在肩下,白净的脸上,五官巧妙地长在最佳位置上,双眉弯弯,笑起来的两只眼睛,就像一对小月亮。我敢说,到她这里吃饭的人们,准有许多想着一睹她芳容的客人。

    我的偶然造访,使她喜出望外,因为他还忙于招待客人,互相寒暄几句后,一屉热腾腾的包子,两个小菜,还有一小碟蒜泥上桌,那酸醋是随便用的。看后食欲大增,急忙咬一口包子,感到馅子软软的,暗红色,皮薄汁浓,使人吃一个还想吃,大有连吃加拿得欲望。同时,忽然有一种感觉,这包子的味道特别出味,有点独门绝技的样子。

    她在一家个体户打工的时候,感到那家人家的饺子特别好吃,就向那家的主妇学来了兑馅子的技巧,想不到后来真的派上了大用场。

    正在我思想的时候,华子拉着她的丈夫走过来指着我说:“快认识一下,这就是我常说的张叔叔。”

    那年轻人是初次认识,一张黑乎乎的脸庞激动地红扑扑的,热烈地握着我的手说:“张叔,您好,您的名字熟悉的很,今日一见,了一个心愿也。”
    华子的丈夫叫成子,见到成子后,不免有些遗憾,他要个头没个头,要相貌没相貌,和华子站在一起,很不般配,大有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。

    (二)

    看到这一场景后,我的邻桌有四个年轻人就开始起哄,“这么漂亮的一个包子西施,怎么嫁给了个武大郎?”

    “就是,一朵鲜花实实在在地插在了牛粪上。”

    “华子姐,倒不如嫁给我吧,我保证拿你当宝贝,让你穿金戴银的,天天让你吃香的喝辣的。”

    “是啊,长得那么漂亮,还卖什么包子呀,干脆跟我走吧,给你一辆宝马,咱们天天兜风去。”

    说着,就有人站起来,直接去扶华子的肩膀。

    华子嫣然一笑说:“是吗?”左手一抬捉住他的手腕,右手抓住他的一个手指向上一掀,就听“咯嘣”一声响,一个手指就断了。那人立刻松手,攥着那个手指头杀猪死的嗷嗷叫,“好一个泼妇,你忒狠了,弟兄们,帮我揍她呀,今天非砸了她的铺子不可。”

    那几个人刚想动手,正好以为出事走出来看热闹,华子一把夺过厨师手中的菜刀,猛一下砍在桌子中央,“我看哪个敢动,再敢胡说八道,我割了你们的舌头。马上去柜台结账,立刻滚蛋,以后再敢来,我见一个砍一个。”

    这是什么情况?一位这么漂亮的女人,怎么会这么暴力,竟然瞬间就废掉一个人的手指头,而且直接挑战四个混混,这也太不科学了吧?

    那几个人竟然啥话不说,就这么灰溜溜地逃跑了。

    说来也不奇怪,派出所就在包子铺的对面,也是包子铺的大客户。后面就是相亲们的承包地,亲不亲故乡人,一旦有事,华子在后门一喊,乡亲们铁定赶过来支援。

    事后我笑着对华子说:“你的包子铺,可以和大树十字坡孙二娘有得一拼了。”

    “张叔,让你见笑了,我这点本事,都是被逼出来的。”

    华子曾经在我家打过工,对她的经历我是略知一二的。

    华子的爷爷是河南人。上世纪1938年,蒋介石为了阻止日军进攻,下令炸开黄河大坝,给日军造成了重创。同时,造成了大量难民逃亡,花子的爷爷就是那个时候带领全家来到山东的。华子从记事起,就跟着爷爷学习拳术,虽没有成大器,胳膊腿上的力道却也高出常人不少,在学校里读书,就连男同学也怕她三分。

    (三)

    可是好景不长,自打爷爷去世后,在她十五六岁的时候,她的父母先后得了肝癌晚期,她忽然在两年不到的时间就变成了孤儿,不得不辍学四处打工,借以养活自己和姥姥。

    可惜她的命运不济,在她十八岁那年,由于她的社会经验不足,被一个传销组织骗去。这个组织的骗钱方式,就是让你联系自己最熟悉的人进入这个组织,进入后,必须先交上两千元现金,半月后,就会有人让你看一下存折,存折上的数额就变成了三千元,再往后每联习一个人来,银行卡上就会多出一千元。但是,这些钱是永远提不出来的。好多人经不住金钱的诱惑被套进去,到后来,没有一个是赢家。

    华子挂心着家里的姥姥,就想給姥姥寄钱。当他拿着存折要去银行的时候,却发现根本出不了大门。她亲眼目睹有个小伙子硬闯大门,被两个守门员打得满脸是血,她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,自此,逃跑的念头已在她的心里扎下根。

    这些人们的生活,不亚于当年的白公馆和渣滓洞,吃的是凉馒头和咸菜,喝得是凉开水。住的是大通铺,而且是男女共处一口大屋子,男的住北边,女的住南边,一个月下来,她从没有脱过衣服,身上长满了虱子,苦不堪言。她们的活动范围也仅限前后两个院子,前门和后们都有人二十四小时把守,防备甚严。

    由于她不住地寻找着逃跑的机会,就时刻注意着前后门的动静。有一天她看到一个男生要去给家里寄钱,和门卫发生了争执,她意识到机会来了。心想自己多少会点拳脚,再加上那个青年的帮助,对付那两个门卫似有把握。

    她心里很清楚,此举的关键在于一个“快”字,一旦不成功,后果则十分严重。她思量再三,就装作很自然地向大门口走去。那个看门的壮汉右胳膊护门,
    伸出左胳膊挡住她说:“你想干啥,回去。”

    说时迟那时快,花子突然出手,右手一压那人的胳膊,左手快速挥出,一拳轰在那人的鼻梁上,那人的鼻涕眼泪和鼻血同时喷了出来,那人下意识护脸的功夫,华子的一脚狠狠地踢在他的裤裆上。那人吃疼不过,一手捂裆一手捂脸,躺在地上打滚。

    在完成这几个动作之中,华子同时喊出,“小哥,打!”可那个青年打不过那个大汉,两个人撕扯在了一块,华子顺手捡起一块红砖,左手成爪,在那人脸前一晃,右手一砖狠劲拍在那人的后脑勺上,那人应手而倒。

    (四)

    稳、准、狠,这几个动作行云流水,整个过程不超过六秒钟的时间。这是她爷爷教给她的,就是弱者面对强者,一定要狠,争取一招制敌。那两个大汉一是看到那青年其貌不扬,又看到华子是个弱女子,当华子动手的时候他们毫无防备,完全吃亏在轻敌上。

    那青年反应极快,一脚踩住那人的头,迅速从那人的腰上拽下钥匙打开门,猛地窜出大门。看到追来的人距离他们不足二十米,两个人同时大喊,“救命啊,杀人啦,救命啊杀人啦。”听到喊声,好多过路人停下自行车,或是停下脚步看热闹。那几个追出来的人看到过路人挺多,怕把事情闹大,只好作罢,眼看着华子二人消失在视线里。

    他们逃脱成功。

    经过互相介绍,那个青年名叫成子,是华子邻村的人,他们的村子相距不远,还是可以经常见面的。

    他们一路辛苦,相依为命,终于安全回家。经过这次事件,华子和成子算是交上了朋友。

    之后,华子又开始了打工的生活。

    华子聪明的很,先在一家个体户干了三个月的活,把赚来的不足一千元的工资,扣出生活费后,全部交给一家理发店当学徒。她用了不到半年的功夫,就脱离开理发店,因为她已全部掌握了这个店里的全部手艺,就连新娘化妆整容加盘头,她都样样精通。

    于是,她在一位老中医帮助下,在邻村靠公路的地方租下一间房子,正式有了自己的理发店。那位老中医,也就是给她父母治病的那个人,对她父母的病很热心,从那时候起,她就认了他为干爹。

    从理发店开业那天起,在这条街上就成了一个亮点。因为她长的漂亮,如果说满街商铺都是绿叶的话,那么她的理发店就是出水的芙蓉了。放完鞭炮后,人们出于好奇,都想一睹理发员的芳容,见到她的人后,无一不大跌眼镜,想不到在这郊区乡镇中,还会有这么漂亮的大姑娘。于是,人们争破头地找她理发。

    尤其是年轻人们,不少人是她的回头客,即便是不理发,也会找个借口来蹭一蹭,一饱眼福。更有那些富二代们,明明理个头的价格是三元钱,他们会放下十元钱,甚至一百元,口说:“不用找了,咱们就算认识了吧。”

    或者直接说:“就算交个朋友吧。”

    (五)

    干这个行当,在得到利益的同时,也算踏入了江湖,每天她要面对各色各样的人物,用尽各种手法在这些人们中周旋。从早晨八点开门,到晚上九点了,还会有人赖着不走,真是又累又烦人呀。

    她架不住这些人的软磨硬缠,只好求救于成子,让成子晚上来陪她,做她的临时男朋友,借以消除对她有不轨想法的纨绔子弟们。成子虽然不但有点聪明,还有一把蛮力气,而且心里没有那些弯弯绕,值得信赖。成子知道这个男朋友即便是假的,却也求之不得,恨不得以身相许。

    这一招的确有效,只要成子在场,华子的耳根子便清净了不少,除了个别无赖之外,理发店还是能够坚持下去的。不过有的人瞧不起成子,把他视若空气。有一次有个混混当着成子的面就敢调戏华子,而且还敢动手动脚。作为护花使者的成子大怒,操起一根烧火棍就击中了那个混混的胳膊。那混混吃疼不过,勃然大怒,对成子大打出手,成子架不住那家伙的力大,三五下就被放翻在地。华子见成子吃亏,秀美圆睁,右脚运足力气,一脚踢在那家伙的肋骨上,疼得那家伙从成子的身上滚下来,口中大骂,“你个臭婊子,你敢打我,我非弄死你不可。”

    他想站起来,只做到单腿跪地,努了几次力站不起来。华子一步抢过去,左手扭住他的耳朵,右手的剃刀一甩,在他眼前耍了个花,然后用刀背在他耳朵根子上划了一圈,大呼,“再叫你耍流氓,老娘今天就要了你这只耳朵。”

    那家伙感到耳根子一阵发凉,就觉得耳朵掉下来了,急忙求饶道:“姐,你饶了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,不敢了。”

    “滚”华子又踢了他一脚吼道。那小子就像得了特赦令似得,一手捂腰一手捂着耳朵,一瘸一拐地跑到大街上才回头骂道:“你个泼妇,我放不过你。”便一溜烟跑得消失不见了。

    成子也站起来,笑着说:“亏了咱是假的男女朋友,不作数,那些想你好事的小子,谁要是真娶了你做媳妇,准倒了八辈子血霉了。”

    华子对他翻了个白眼,“你再说一遍。”接着就向成子逼去,吓得成子双手捂着耳朵急忙往后退,一屁股蹲在沙发上,“不不不,不敢胡说了。”

    恣的华子咯咯地大笑,“你看看你那个怂样,不过看在你今日表现不错上,到下午早点关门,到我家吃饺子去。”

    (六)

    煮好饺子后,华子让成子先给姥姥端过去一盘,又给姥姥端好饺子汤,两个人才坐下吃饺子。成子刚吃了一个,就闭着眼品滋味,然后大呼,“呀,我长这么大,这是头一次吃到这么香的饺子,那些饭店和饺子饭馆,和你的手艺相比,那直接就是垃圾。华子,你如果去街上开一家饺子馆,我敢说你要是说第二,别人保证不敢说第一。华子,我建议从今日起,你兑馅子的配方先要保密,决不可以对外乱说。”

    “咯咯咯,这有啥保密的呀,我也是跟着人家学的,你觉得好吃就多吃点,权当我喂了个馋猫,”华子说。

    “嘿嘿嘿,好吃,好吃。”这顿饭,成子吃了个肚溜圆,打着饱嗝说:“吃过你的饺子,再也不馋其他的了。”

    理发店的生意看似红火,华子反而有了收手之心。她从早上八点开门,直到晚上十点才停止营业,不但她自己日渐消瘦,也无法照顾年迈的姥姥。再说,她整日里必须面对社会上三教九流的人物,更受不了那些纨绔子弟们,和那些半黑半白的社会混混们的污秽语言和性骚扰。她身心俱累,疲惫得很。再经营下去,她已感觉心灰意冷。

    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,脑子里总是出现那些混混们的狰狞面目,恨不得明天就停止营业。可是反之又想;不干理发店还能做什么呢?在这个自某生路的社会里,不赚钱怎么养活自己和姥姥呢?正当她内心迷茫,感到十分无助的时候,忽然想起成子的一句话,“你如果去街上开一家饺子馆,我敢说你只要说第二,别人保证不敢说第一。”

    想到这里,他忽然眼前一亮,我何不试一试呢?正所谓无助也好,她却能自作主张,一个人说了算。

    不得不说华子是有心计的,她没有宣布理发店停业,而是贴上了一张敬告,宣告理发店内部整修,暂停营业一周。

    第二天早晨,华子叫来了成子,含着眼泪诉说着干理发店的苦处,并说:“你不是说我做的水饺好吃吗,我想卖卖蒸包试试,能赚钱就干下去,干不来就再回到理发店,你觉得行吗?”

    成子听后一拍大腿说:“这个想法行阿,方圆十里每天都有集市,你的包子又好吃,带上一大筐包子,我敢说,不到十二点就会卖完,我举双手赞成。”

    (七)

    有了成子的支持,华子就像有了主心骨,马上作出了决定。当天上午,他两个进了城,买了两个用稻草编的保温筐子,买了两口直径三零的电热锅,一口是巧姐儿厂的,一口是康大师厂的,据说一口锅能蒸八笼屉包子。他们买足了笼屉,连肉加菜地弄了满满的两自行车。

    第二天上午,华子带着一筐蒸包,出现在李村的大集上。不出成子所料,人们买了她的蒸包后,赞不绝口,之后再互相传播,不到十一点十分就缺货了,那些吃不上她的蒸包的人们,大觉遗憾。

    自此华子很高兴,有了干下去的底气。她直接买了个电动三轮车,每天赶五集,也都是早早的就卖完了。于是,“包子西施”的名声大响,她自己也暗暗欢喜。

    好酒不怕巷子深,就连附近的派出所等乡政府的人们,每到加班的时候,都会找他预订包子。

    一个月以后,华子把理发店成功转让出去,从此一心一意地走上了卖蒸包的营生,虽然很累,她觉得很值,也大有成就感。

    但是,她每出现在一个大集上就是一个亮点。在买卖红火的同时,也经常受到一些人的轻薄和骚扰,为了生活,虽然心里烦不胜烦,表面上还得强装笑脸,能忍得尽可能忍,因为他们也大都是买她包子的人。再说,有些大集距离她的村子比较远,熟人很少,很是无助,也只能当作和气生财了。也有人说她长的太漂亮,走到哪里也会招风。

    果然,有一次被四个混混围住,说要把她的包子全部买下来,条件是要她把包子送到某一个地方。

    华子心里很清楚,这伙人的心术不正,若按他们的要求去做,必然是羊入虎口,不可能全身而退。她不管他们的强拉硬扯,心里只有一个主意,坚决不能如他们所愿,死也不去。

    赶集的人们怕找上麻烦,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,都持观望和看热闹的态度。如此更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,竟然一个人骑上她的三轮车,另三个人拉着她,要把她强行带走。

    按照华子的手段,她一个人勉强能够对付两个人,可要对付四个混混,她却无能为力。她急眼了,在连喊救命的同时奋起反抗,甚至给一个混混挠破了脸,鲜血直流。那个混混也急了眼,一掌甩到她的脸上,“臭婊子,别他妈给脸不要脸。”她的嘴里立刻流出了几点血丝。


    正在她感到十分无助和绝望的时候,一个小伙子手拿一条两米长的镢柄,呼啸而来,只一下就打断了一个混混的胳膊,另一下打在一个混混的头上,那人立刻倒在地上,头上咕嘟咕嘟冒出血来。

    来人正是成子,他刚买好了一条镢柄,听到这边吵吵,赶过来正好看到华子被围攻,二话不说,突然出手,抡起镢柄,立马打翻了两个人。

    (八)


    华子看到来了救兵,斗志大振,力量倍增,拳脚并用,一拳轰在一个人的鼻子上,一脚踢在一个人的裆部,两个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混混一下倒在地上,成子赶上一步加上一镢柄,听得“咔嚓”一声响,那个捂着满脸是血的混混的一条胳膊,立马耷拉在地上。

    华子对成子大声说:“别磨叽,把镢柄放在三轮车上,快走。”

    他们一人骑着三轮车,一人骑着两轮电动车,迅速离开了现场,在一个本乡镇的小集市上,继续卖包子。他们的意思是如果有人找上来,就算打110求助,估计他们也不会向着域外之人的,心里多少有点安全感。

    晚上,成子应邀在华子家里吃饭,华子愁眉苦脸,懒洋洋的不想说话。成子很关心地问道:“华子,你今天是怎么了?看着就像要哭的样子,让人很是心疼的。”

    “你说这卖蒸包的营生,还能坚持下去吗?如果再遇到今天的事儿怎么办啊?”她把求助的目光放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。

    一时静默,他两个里面华子是毛张飞的性格,成子心细点,也略有智谋,能够遇事多思,有时候有着别人想不到的主意。

    许久,成子说:“这干买卖也得讲毛泽东兵法,赶大集卖包子,这是打游击,是赶着人家赚钱的,很被动。如果建立稳固的根据地,人家找上门来送钱,那才是算是正规军呢。”

    华子听得糊里糊涂的,分不出个所以然来,急得只跺脚,“你这人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,真让你急煞人。”

    成子慢悠悠地说:“你看啊,咱们镇的十字路口的东北角,是供电所搬迁刚刚倒出来的空房子,路西就是派出所,路南就是工商所,如果把供电所的房子租下来开蒸包铺,那岂不是就像掉在保险柜里了。”

    听罢,华子眼前一亮,继而又暗淡下来说,“虽说是个好主意,可一是没有那么多资金,二是我一个女人家,又是个火爆脾气,怎么能管理得过来?”她不是没想过开蒸包铺,她感到实在是独力难支啊。

    (九)

    成子忽然压低了嗓音,红着脸说:“办法倒是有一个,就是不知道你,你同意不同意?”

    “哎呀,你有办法就说么,你要急死人呀。”华子着急了。

    成子轻声的试探道:“华子,如果,我是说如果哈,如果你能够和我结婚,一切就迎刃而解了。”

    “啊,你说啥?”华子大睁着眼睛,不可置信地说:“你,你,你再说一遍。”

    “你如果和我结婚,咱两个共同面对,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。”成子说。

    华子疑惑地问道:“你,你,你不会耍我吧?”这事儿来得太突然,使她一时云里雾里地找不到实底。

    华子的质疑是有根据的,别看有无数的人追她或骚扰她,华子心里很清楚,那些人的心思都是假的。因为华子的父母都是得肝癌去世的,现代人都明白,乙肝是有母系和血液传染的,那些人都想着占她的便宜和哄着她玩儿,骨子里却谁也不会娶一个有乙肝病毒的女人做老婆的。这几年,不管她怎样解释,凡是接近她的人,一谈到登记结婚就会敬而远之。她伤心至极,经常夜不能寐,常常以泪洗面,她感到前途渺茫,甚至一段时间里,她曾经丧失了活下去的决心。最后她毅然选择了一条路,那就是终生不嫁。

    其实,她自己都不知道,在后来查体的时候,她的血液里根本就没有乙肝病毒。

    刚才听到成子的表白,她气红了脸,流着眼泪说:“咱们是朋友,你为什么还要耍我,你好意思吗?”

    成子也急了,他站起来,一把攥着她的手说:“我是认真的,华子,我早就爱上你了,我不管别人说什么,我非你莫娶。在今后的日子里,你苦我苦,你甜我甜,绝不翻悔。今天我要的就是,不要你说话,你点一下头,或者是你摇一下头就行了。”

    她一共就不把成子当外人,对成子也有爱慕之意,只是怕成子嫌弃她。听到成子的表白,感到幸福来得太突然,使她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
    一阵静默之后,华子忽然淌下两行热泪,激动地扑在成子的怀里,呜呜地哭出声来。







    回复 我要上头条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13

    主题

    225

    帖子

    739

    积分

    高级会员

    Rank: 4

    积分
    739
    发表于 2019-10-14 20:09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<



    一位包子铺女掌柜——华子,一位包子铺背后——成子,演绎了两人的坎坷人生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25

    主题

    237

    帖子

    772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772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10-25 16:45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<
    高山流云 发表于 2019-10-14 20:09
    一位包子铺女掌柜——华子,一位包子铺背后——成子,演绎了两人的坎坷人生。

    郑老师好,在医院玩了半月,没有上网,回复来迟,见谅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