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作家报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文学云作家报齐鲁号
齐鲁号花友会我们网
图文热点
    查看: 880|回复: 0

    所有的葱笼

    [复制链接]

    50

    主题

    132

    帖子

    784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784
    发表于 2020-3-21 18:57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所有的葱笼
    淄川    德喜

    窗外有风声,既使只是半掩虚开的打开窗户,风里也有丝丝缕缕的甜香。眼前摇曳着黄色的、白色的影子,那是窗外的迎春花、白玉兰。隐约听得到一丝丝清脆的鸟鸣,心随之飞翔,去寻找花蕾上那只舞蹈的蝴蝶。

    太阳照着,很好的晴天。柔柔的光线,串起鸟鸣和花香。这种时候,最是适宜去有花的地方转转。戴好口罩,和一泽去社区临河花园遛弯去。出门,你便有了陶渊明“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”的自由与洒脱;你便会像杜甫忘掉离乱,陶醉在“舍南舍北皆春水,但见群鸥日日来”的春日里。庚子鼠年的春天,一样的曲折迂回,患得患失,也不过是要藏起那颗春来欣喜的心。然到底是藏不住的,一点点被大自然识破。虫醒、草绿、花开忠诚的走来。

    目之所及,心之念念。鸟儿纠纠缠缠,婉转的歌喉唱满整个春日。麻雀自不必说,呼朋唤友,啁啾出一派的明媚。鹞哥站在高枝不遗余力的卖弄,喜鹊欢快的叽里呱啦,自鸣得意的不行。一只戴胜昂着它美丽的小脑袋,站在翠微的枝头欣赏着。春天是花的世界,花是春天的衣裳。人间芳菲处,花儿们一古脑儿地涌动着。顷刻,春的色彩便亮丽起来。

    迎春花,以春的名义,开百花之先,独天下而春。在不冷亦不燥的风里,扭着细细低垂的腰肢频频招手。它们都以一种太阳的颜色,开得阳光般明媚。莫不是迎春花过于娇小?一树一树的白玉兰,没有绿叶的衬托,和天空赤裸相见,依然灿烂。如千朵万朵的云,高高地开在云朵里,风姿绰约,优雅从容。每一朵都可以渲染一份心情,驻足,将心安放在圣洁里、真实里。樱花,很时髦,很时尚。春风里,一丛丛,一片片摇曳生姿,犹如清丽的少女,别有一种惹人爱怜的姿态。就像在小城的步行街上看美女,擦肩而过,清香穿透心肺。回眸一笑百媚生,足以装点夜半时分甜甜的春梦。夭夭桃红,灼灼其华,桃梨杏三姐妹,搭伙结伴。桃花的绯红,杏花的粉黛,带雨梨花胜似雪。一肌一容,看不尽的是这春的风花雪月;李杜诗华,苏李词宗,写不尽的是这春的繁华花市。海棠娇美,有的娇滴滴的,花蕾红艳,似胭脂点点。有的慢慢渐变粉红,有如晓天明霞。春风揭起了你的盖头,李清照面对海棠,拈花入词,成就了《如梦令》:“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知否,知否?应是绿肥红瘦。”再往春深处,牡丹就将华丽登场。牡丹,冠绝群芳,雍容华贵,贵为国花。想来,唐玄宗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的表志。贵妃玉环,被视为那枝活色生香的牡丹,一颦一笑尽勾魂。玄宗不知今夕何夕,恍惚间忘了江山几重。那夜,李白醉眼迷离,意唏嘘玉环贵牡丹。一杯酒下肚,再来一杯。吟出惊世《清平调》:“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。”牡丹花开,倾国倾城倾人世。

    边走边看边拍,抚藤为琴,掬水当酒,醉卧嗅花馨。美好的心情,伴着阳春,灿烂前行。是好景美到极致,只生虔诚的情愫。凝思,遐想。天地之间,好似走来一支迎新的队伍,浩浩荡荡。是《诗经》里的那场贵族婚礼么?玉佩银铃,软红花轿。“之子于归,百两御之”,场面可真够奢华气派。在《诗经》的篇章里,所有的红花香草都是一位尽情舒展的绸缪少女,总是变幻着身姿演绎着不尽的风华。如此,镜头里定格的瞬间,相信,久远的未来依旧会透着欣喜。你看,一泽那只驯鹿的小蹄子欢快的跳跃和蹬踏,欣欣然而乐。由着自己的性子,带着率真,信马由缰,骑着他的滑板车,说是要把花园的角角落落逛个遍吧。这岂止是一个花园,而是整个的春天。这个八岁的孩童,其笑悠然,如花嫣然。

    眼前,浮桥沐阳,岸柳拂河,雀鸟鸣啼。迈着轻盈的步子,脸上带着安逸和浅笑。般河的水缓缓地流淌,水面不时掠过的鸟儿点出朵朵水花。凝望,那是一对,偌大的天空任它们飞翔。靠岸边的浅水里,水草绿茵,芦苇挺拔,鱼儿优哉游哉。肚子一翻,闪过几道银光,小小的嘴巴不时触动一下水草,似是逗趣。忽而转身游离,来回寻觅可望,可谓:“俶尔远逝,往来翕忽。”似与水草相乐。倘若我有一支鱼竿,尽性垂钓,怡然自得。河水如镜,镜面的反射快镜头般一一闪过。小时候戴柳叶帽、吹柳笛、狂扔水漂的池塘,悠悠鸠鸣的芦苇荡……不知何时,一泽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枯枝,屈膝轻轻划过水面,划过岁月的河流,划向一个生机盎然的春天。

    前行,风来,有花瓣从眼前飘落。借春风一剪,散落繁花一世的斑斓。像飞鸟,跳着绝妙的舞蹈,绽放一生的快乐?是它归根的意念?是它凋零的不甘?躲着那些落地的花瓣,不忍踏足。戚戚然,耳边隐隐响起那首凄婉的《葬花吟》: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绡香断有谁怜?桃李明年能再发,明年闺中知有谁?……”更愿相信这只是红颜厚命落地行走的开始,好花入诗,有着厚重的抒怀,花在诗里便有了来生。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”,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”花儿们坚守着、执着着。而这些,在孩童的眼里,只是渲染了一份好心情,喜得一泽不住声地尖叫,下雨了,好漂亮的鲜花雨。

    都说,相遇是一场繁华,依地势而生的植物知遇了一个季节的轮回。只有黄荆似乎总是傻乎乎的贪睡,给它挠挠痒吧!轻折枝条软软的,貌似泛着绿。只待春风吹,光秃的枝条再次饱满起来。有布谷鸟在叫,执着地,不信东风唤不回。痴痴地想,脑海里秒秒闪过阳光下淡淡的小巧玲珑的蓝,随着长风一路逶迤,大片的荊花繁华而又铺张。一任缤纷的思绪涨满,那《荊钗记》里的王十朋用来下聘礼的荊钗,是不是用这树做就的?最朴素寻常不起眼的一丛丛灌木,有了几份气韵。

    寻你,若梦,在春天,在远方。那儿有青山、绿水、有爱、你的、我的、我们的故乡。蒙蒙细雨里,你踏着泥泞的乡间小路走开,那油纸伞下的一片晴天,又一次,我想到了我的奶奶。眼睛里不只是只有沙粒会流泪,辗转反侧的夜,醉酒的一隅,以及被欢快鸟语砸出的疼,这是一种笑着的疼。炊烟袅袅,院落里梨花的香,落入饱满的泪腺。此刻,另一世界的你是否也在赶赴又一个季节的春天?我的爷爷呢,春风里,脱去笨笨的冬装。扛起农具,用锄头掰开土地紧扣的十指,让松软解放出来,将春天的种子播下又一个季节的希望。

    香醉往来人,我们走在春天里,翅膀把葱笼的飞翔抛来抛去,步履轻盈得意兴遄飞。春喜眉梢,乐在心头,一个人,一季春,一个都不能少。

    楼主热帖
    回复 我要上头条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