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作家报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文学云作家报剧本杀
剧本杀花友会我们网
图文热点
    查看: 2631|回复: 25

    娘在的那些记忆(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)

    [复制链接]

    7

    主题

    141

    帖子

    443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443
    发表于 2019-8-19 05:24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本帖最后由 深山樵夫 于 2019-9-20 11:32 编辑

    娘在的那些记忆(一)
    张店  深山樵夫
             
    我娘,生在万恶的旧社会,但是她作为姥爷姥娘的爱女,在父母、兄长的庇护下,年轻时并没有受过苦受过累,反而活得挺好的。这些是娘告诉我的,对此,我是深信不疑的。因为解放后在铁路上工作的姥爷,自然而然成为了共和国的一名铁路工人,人品极高,行事仗义,在工友间深孚众望。后来唯一的舅舅也子承父业,成为了一名维修铁路信号灯的工人师傅,并且娶妻生子,姥爷跟着舅舅一家过活,直到在六十年代初故去。而姥娘呢,娘嫁到我家之后,就一直跟着我娘,住在我家帮助娘料理家务、照料我们姐弟五个(其中我的四姐幼年夭折),我跟长姐相差十二岁,这样算来,姥娘在我家大约生活了十五年左右,直至在我家去世后,灵柩护送到济南发丧,街坊间都认为老人在女儿家里故去不吉利,可也无奈,只能对姥娘家的亲人们说对不起。也因此去世年份不同,姥爷和姥娘分别葬在两个地方,至今也没有合墓。对此,我作为母亲唯一的亲生儿子,是带着忏悔写这个事情的。对不起姥爷姥娘,对不起舅舅舅妈。我家亏欠姥娘家的太多太多。舅妈是个好人,今年已经九十八岁了,并且耳不聋眼不花,说话声音洪亮,思路清晰,生活能够自理。舅妈也是我们的同城老乡,她和蔼大度,精明能干,治家严谨而又民主,四个表哥三个表姐,在工作上皆有所成。大表哥是青岛海运的一名船长,但是这么多年,省亲总是来去匆匆,没有见过他。二表哥见得多,因为舅母晚年后跟他和表嫂生活在一起,每次去看舅母,都为二表哥夫妻的孝心所感动,他们太懂老人心了。孝心不仅仅是一味地顺从老人,还要对年事已高的老人适当的加以引导,比如根据老人每天的心情、身体、言语所表露出来的特征,做出让老人喜欢吃的三餐,他曾告诉我说:你妗子(舅母)有段时间特别喜欢吃胡萝卜,所以他们夫妻俩就用各种做法陪舅母吃了几个月的胡萝卜。我跟二表哥年龄相差近三十岁,突然有一年我们俩同时发现,相貌言语中的你,好似另一个我,为此成为美谈,足见姑舅亲,辈辈亲的话语是真知灼见。而且我们名字的第二个字,都是“洪”字,彼此想起来,见面叫起来,都是特别亲切。我们家的“洪”是家族姓氏辈分,而舅舅家的四个表哥的名字都有一个“洪”字,这似乎不仅仅是巧合,也许舅舅在给每一个儿子起名时,隐含着对妹妹(我娘)的一种兄妹亲情和思念在里面吧。当时,在改革初期,物质不是特别丰裕,几乎所有的青年结婚时都是自制家具,自制家具后要刷漆呀,于是三表哥孙洪涛就自学刷漆,无私帮助同事和邻居们刷漆,号称“一把刷子刷遍济南路局“。后来工作了,买车票、坐卧铺、出差找表哥,成为了一道亲情公式,也是对亲情的美好记忆。四表哥孙洪烈当时自学厨师,我去看望舅舅舅母时,他专门赶回家做菜,那场面至今让我难忘。三表哥心甘情愿的给四表哥打下手,态度端正认真,不时还像学生请教老师一样,学习一些翻炒的技术、动作要领。一会的功夫,做了一桌可口的菜,期间舅舅笑着对他们说:菜够了呀,不要再做了。小表哥说:爸,就还有两个。席间,不时的问我家里的情况,特别是娘的情况。表哥表姐那些温暖话语现在忘记了原话了,现在叠加起来就是一句话:俺姑好吗?挺想姑姑的。他们极富孝心,在孝敬老人这个方面做得很好,是我们姐弟们学习的榜样。随着年龄的见长,在我心中也许河山美景已经不是太看重了,但是这些亲情的记忆,在心中、在脑海里,情重如山、意深似海。这是算是我与娘相处的故事引子吧。

    娘是上过学堂的人,我曾经问过她,上学的确不是私塾,但是那时候小,娘告诉的一些关于她的回忆或是忘记了或是娘没有说过。娘识不少字,能够读书看报,读过不少书,我曾问过娘,您上过小学还是中学?娘想了想说:算是小学吧。即便是小学这样如今的低学历,在当时那也是令人惊奇的,因为娘若是还健在,应是九十五岁,可是娘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二十年了,娘当时的那一群邻居姐妹们,只有一个还健在,好多年没有见到老人了,我们姐弟称她为陈大娘,应该在九十五岁之上,早年娘在的时候,娘曾说陈大娘走路有力,说话声音有力,心胸宽敞,大事小事都能容,是个长寿之相,当时我将信将疑,现在信服了,在此祝福老人长命百岁。

    早年在老家时,特别是小时候,陈大娘特别喜欢我,把我当成自己的亲儿子对待,我经常去陈大娘家玩,老人有时会悄悄给我一块纸糖,那个时候,是物质匮乏的六十年代,一块纸糖也是很珍贵的,若非疼爱,陈大娘是不会给我吃的。我曾经无数次回忆自己的童年,我认为陈大娘的纸糖,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记忆之一,至今甜在心里,感激在心里。那纸糖是什么样子呢?一张印着简陋花纹的糖纸,这糖纸长大约一寸半,宽大约一寸左右,里面的糖是椭圆形的,橘黄色,半透明,平面上有一些很细微的气泡,很坚硬,掉在地上摔不裂,含在嘴里很耐化,用舌头在嘴里翻动着,融化的糖汁就会释放出略带芬芳的甜香,那是一种母爱的滋味。

    娘是天足,而娘那些邻居姐妹们却全是裹足,就是俗话的小脚。那个时候,小脚的邻居长辈们,脚上的鞋子很小并且很尖,因此,现在还流传着这样的歇后语:老娘娘跳井——尖脚(坚决)到底。这是形容人遇事的态度的。老娘娘的裹脚布——又臭又长。这是形容有些人写的文章的空洞无物的。这些邻居女长辈们现在想来,活得也是够苦的,走路不能太快,否则尖尖的鞋子会强烈抗议的,也会让脚磨得硌得生疼生疼的,甚至会磨破打泡出血的。隔壁陈大娘或是对门的王三娘经常对我说:多么羡慕你娘,脚大不受罪。不像我们这样每天晚上要做三件功课:第一件事:用温水泡脚,要泡至少半个小时以上,这样才能缓解一天走路干活所造成的脚疼;第二件事:揉脚,泡完脚后,要反复按摩脚踝、脚掌和脚趾。一般晚上上了炕或者床上,她们就不愿意下床了。第三件事:剪脚指甲。用尖利的小剪刀,小心翼翼的剪那些长出的脚趾甲,若是不及时剪掉,会长进肉里,严重影响走路的。其实,她们还有一件事,就是定期洗那些细长的裹脚布,基本上是青黑色的,以备每天换一双,这就是她们那个时期的“袜子”。王三娘曾讲过一个故事:有一户大户人家的闺秀,父母在她几岁时就给她缠脚,成人时小脚只有三寸多,是那个年代的“时尚”,因此,名正言顺地嫁了一户殷实的大户,在家一呼百应,在外风风光光,只是脚太小,是个障碍,刚嫁过去几年生活还可以自理,过了几年随着富裕生活的滋润,加上生了孩子,身体开始发胖,竟也站不稳、走不动了,就连上个厕所也要仆女搀扶,并且是两个仆女左右搀扶。王三娘感叹道,旧社会是个吃人的社会,仅女人裹足这一条,就不知祸害了多少女人的幸福呀,还是新社会好,男女真的平等了,女人婚姻自由了,也可以当家做主了。王三娘还说,你看我这小脚,脚趾头都变形了。我惊恐地闭上了眼,不敢看王三娘的小脚。因为我对一些物事很敏感,比如见到别人呕吐物,自己就会立即条件反射,马上也呕吐。若是打扫别人的呕吐物简直比劳教或鞭笞更痛苦。此时若看了,轻则肠胃会立马翻江倒海,重则晚上会惊梦,几天厌食。因此,我很为自己的娘是天足而自豪,也深深感激姥爷姥娘没有让娘裹足。同时,也为娘而惋惜,本来娘可以生活在县城,享受殷实惬意的生活,却自讨苦吃,嫁到我们这个穷困的家庭。原因就是我们家是军属,爹是一个忠诚而又极富正义感的人。我们家曾经是富裕户,至抗日战争,全家流亡十年之后,全国解放了,全家老少这才敢回到家里,此时家徒四壁,用父亲的话说:当时屋子里墙上连一颗钉子也没有。父亲的故事也是后话。

    王三娘对我也很好,这可能是得益于娘与这些邻居“闺蜜”们友善相处、亲如姐妹的缘故吧,否则怎么一个上万人的村庄,大凡认识的我家的乡亲,都如亲人般和睦相处、奉以礼遇呢?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,也许偶尔有,那也是例外,叫无妄之灾。我们的姓氏和家族在村里是单门独户,这是娘的功德。记得当时父亲买了一把新剪子,方便娘日常做针线活用,这把小剪刀攥在手里很灵便,刃口很尖细,不似大剪刀那么笨拙,刚巧来串门的王三娘看到了,拿着端详了很久不愿意撒手,然后对娘说:大妹子,我能用几天吗?娘说:姐,看你说的,行呀,你用吧,我习惯用大剪子,小剪子不好使。站在旁边的我,这才看明白,原来这锋利的小剪刀,不光是做针线活用,还是修脚的宝贝呢。后来,母亲就干脆把剪刀送给了王三娘。王三娘每逢用着这把称心如意的小剪子,便由衷夸赞我娘!人做点好事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只做好事不做坏事;人有时让人夸赞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让人夸赞不被诋毁。我娘就是一个把名声看作比生命重要的人。功德!这两个字不是可以随便讲的。这样的定语,也许你不信,认为我夸大其词了,子不嫌母丑的道理谁都懂。平心而论,扪心自问,我发誓一点也没有夸大。下面,我先讲述这样一个故事吧。

    1999年的7月3日晚上,娘走了,这让我痛苦、悔过而情愿为了报答这份深深母爱而肝脑涂地。在十年前的一个深夜,我在梦里突然惊醒,分明在现实世界里见了娘,娘周身环绕着金边,就站在离我二米多的距离,并且在走近我,此时的我,想张嘴喊声:娘!可是话在喉中,突然被卡住了,怎么也喊不出那一声世界上最亲的称呼。可是这一声娘没有喊出,却让您突然地走了,从此再也没有没有见到您。娘,我很想您。

    后来,我把这个事情无意中说给一个同单位一个大我十岁的老师傅听,他听了后,并不感到惊奇,说这很正常,是人的心灵感应。然后,他说人神不能对话。我听后,似信非信。感觉娘您若真的做了神,我虽是肉身凡胎,但永远是您的儿子!然后老师傅说,看来你的娘,在人世间是有功德的。我说师傅你是怎么知道的?难道你也信鬼神吗?他说我不信鬼神,我信良心,信做人的良知。他向我讲述了父亲的故事:几年前,他的父亲八十多了,是个屡立战功的转业军人,身体一直很健康,无病无灾的,亲戚和邻居们都说老人会活到百岁的。有一天,作为长子的他,给父亲送晚饭,爷俩度过了一个其乐融融的晚上。晚上是师傅的弟弟来陪伴父亲,不知为什么,到了晚上九点,弟弟还没有来,师傅的父亲催了几遍,让他回家,说自己没有事,放心便是。他终于同意了,于是回家。走在路上,他突然感觉身体像触电一般,他大喊一声:不好!于是折返跑回父亲的住所。师傅到了父亲的家,急忙敲门,可是他的父亲没有回应,也没有开门,于是他用随身携带的父亲家钥匙开了门,师傅的父亲已经躺在床上处于昏迷状态,师傅跑上去,大声呼喊:爹!爹!此时,师傅的父亲在儿子的呼喊声中睁开了双眼,微笑着说:你们过得都挺好的,我没有牵挂。刚才你娘来找我了,我要走了!说完在师傅的怀抱中走了。老人家虽有不舍,但也无怨,走的很安详。师傅抱着父亲,含着眼泪给自己的弟弟、妻子等亲人打手机,通知他们快来父亲这里!当师傅的亲人快速赶到时,也没有见到父亲活着时的最后一面……讲到这里,师傅已经泪流满面。我眼含热泪劝着师傅。哎,同是天涯沦落人。

    娘,记得您走的那一天晚上,天气很闷热,热的让人睡不着。凌晨一点多,我似乎听到了小姐姐的呼喊,弟,咱娘快不行了,你快来呀!在诊所。听到呼喊,我被惊醒了,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,然后出门去打的去同城的娘亲住所。可是到了娘的家,没有灯,娘隔壁的诊所也是漆黑的,此时手机响了,是小姐夫打来的,说你怎么还没有来?我说我到了娘的住处隔壁诊所,都没有人呀!他说娘现在在你家旁边的诊所,快来!我恳求的哥以最快的速度送我来到家附近诊所,见到娘时,娘已经走了,我悲恸至极,跪在地上,撕心裂肺的哭喊:娘——娘——你醒醒——你醒醒呀!

    就这样,娘离开这个世界至今已经整整二十年了。我曾在无数次的梦中哭醒,这段文字也是流着泪水写出来的。以长叹兮掩涕兮,哀娘生之多艰。我至今悔恨至极,忏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能多理解一点娘的心,多去陪伴娘,多尽些孝心,让娘快乐、幸福呢?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,若有,多贵我也坚决买,唯一的要求就是让爹娘活着,健康快乐的活着直至高寿。如今,即使涕泪成河也枉然,世上那个最亲的娘,走了,永远的走了,再也看不到这个越来越美丽的家国世界了。












    楼主热帖
    回复 我要上头条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98

    主题

    356

    帖子

    1148

    积分

    金牌会员

    Rank: 6Rank: 6

    积分
    1148
    发表于 2019-8-19 23:5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    大作通俗晓畅、情文并茂、耐人寻味、披心相付、椎心泣血,拜读佳作为您点赞叫好!
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7

    主题

    83

    帖子

    407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407
    发表于 2019-8-21 14:02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心头万般念慈母,化作血泪笔底涌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7

    主题

    141

    帖子

    443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443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21 22:21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涛声依旧 发表于 2019-8-19 23:50
    大作通俗晓畅、情文并茂、耐人寻味、披心相付、椎心泣血,拜读佳作为您点赞叫好!

    谢谢李老师的鼓励!我会用心把这个长文字写出来的,也请您多指导。问好李老师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7

    主题

    141

    帖子

    443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443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21 22:2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玉静心明 发表于 2019-8-21 14:02
    心头万般念慈母,化作血泪笔底涌!

    谢谢黄老师的鼓励。我会用心写出来的,请多指教。问好黄老师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7

    主题

    141

    帖子

    443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443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22 01:49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深山樵夫 于 2019-9-14 15:48 编辑

    娘在的那些记忆(二)

    今年5月份,单位年度例行的岗位技能培训,来到了美丽的北京大学校园,在著名的英杰交流中心的阳光大厅,聆听那些著名教授们的专题授课,留下了难忘而美好的记忆。期间,有一堂讲授中医养生的课程,讲课的是一位年龄八秩的中医专家,名讳王凤岐。他是中国著名中医内科专家,主任医师、教授,国医泰斗秦伯未嫡传弟子。 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主任,卫生部中医司教育处处长,世界针灸联合会司库、世界骨伤联合会总监。授课中,他对博大精深的中医文化进行了精彩讲解。印象最深的是期间王教授讲的六个百岁老人的故事。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工作期间,他约见了来自不同省份的六位百岁老人,他讲了两位最年长的老人,一位是104岁的老人,他是女儿陪着来的,他女儿交给王教授一份老人刚做的体检报告,报告中老人身体各方面的情况都是好的,可以说是完美,为此他有些不信,于是王教授就问老人:您喜欢吃什么?老人没有反应,看来是耳背,于是他女儿大声地告诉他:爸,问您平时喜欢吃什么?老人说:喜欢吃白薯。然后,他又问来自江苏的一位106岁的老太太,老太太耳不聋眼不花,身体非常好。问老太太:您长寿的秘诀是什么?老太太说:心宽。老太太年轻时夫妻恩爱,有一儿一女,为了保家卫国,她毅然支持丈夫参加了革命,随队伍一直打到海南岛,这时他的丈夫变心了,在海南当地又认识了一个女子,发展到了结婚的地步。可是家里有发妻呀,于是专程回老家来离婚。老太太面对负心的丈夫,并没有吵闹,而是十分平静的同意了,就这样带着二个儿女生活,把家里治理的井井有条,儿女都参加了工作,成为国家干部。她教育子女说:不要埋怨你爹,要理解、尊重他,还要去看他,见了阿姨要叫妈,不能向你爹要钱,但是可以给他钱,但是给的时候一定不要当着你阿姨面给,要在阿姨不在场时给。并且叮嘱儿女告诉父亲,我过得很好,在当时也算是名人了,经常上电视。相见不如不见,你爹他若是想我了,也不要回来看我,只要经常看家乡的电视频道就会看到我;我若是想他,也请他上电视的时候,告诉我一声,我会看到他的。老太太的孙子后来考上名牌大学,毕业后工作了,用一个月的工资给奶奶买了两只活螃蟹,老太太非常高兴,逢人便说我的儿女的孝心加起来也不如我孙子,我就爱吃孙子买的活螃蟹。讲到这里,王教授赞赏有加,称赞这个老太太真了不起。在课堂,我听着这个故事,想到了娘,想到了您当年约见名医的故事。

    邻居的曲家,有一个同我年龄相仿的男孩子,是抱养的孩子,这家邻居夫妻没有生育,大女儿、小儿子都是抱养的,大女儿是娘帮他们夫妻领养来的,这个故事在以后讲。小儿子据说是这家邻居的姐姐给抱养的,大约在上小学时,这个叫良子的孩子,突然得了一种怪病,发病时口吐白沫,胡言乱语,比如他犯病时说:我爹我娘成亲时,我躲在门后面放爆仗(鞭炮)呢。这话说的让人匪夷所思,哭笑不得,认定是有病了。在那个年代,不光物质匮乏,好医生也是不多的,那村里的赤脚医生无法治愈这样的病症,邻居两口很是着急和痛苦,只要儿子犯病,良子的娘就会哭,哭的四邻都听得到,然后大家不约而同地来劝她,安慰说良子的病会治好的,这劝说的邻居中就有我娘。

    有一天,我放学回家,发现院子里比平日打扫的更干净,屋子里的桌椅擦得一尘不染,床上还换上了新床单,我问娘,家里可有什么喜庆的事情,娘说:大喜。今天名医来我家坐诊了。我说:我们家没有长病的呀?娘说:专门请王名医来给良子看病的。原来父亲单位有位同事,会中医、针灸,而且还是建筑工程师,工厂里的车间、办公楼、宿舍楼都是他设计的。王名医是这位同事的父亲,得知他今日回老家,特意约请来的。我说:好!这个老中医很少回老家,因为实在是太忙了,坐专家门诊、带学生、还要参加一些学术会议、发表中医论文,是教授级中医专家。虽然,医者仁心,但是并不是谁都能请来的。王名医之所以能够来,原因一是爹的同事的建言;二是家庭的名声,特别是母亲的人品,才能请来这位名医出诊。王名医问明了良子的详细病情,并且给良子号了脉,检查了一些症状体征,然后开了两副药,一副是小儿琥珀丸,一副磁朱丸,并且医嘱了如何服用,用的时候剂量多大。王名医当时只喝了两杯茶水,分文不收。这就是一位全国知名的妇科、儿科中医专家的风采。王名医一生专注岐黄医术,治疗了无数疑难杂症。在六十年代,曾经治愈了一位老革命军人的陈年咳嗽症,这位老革命是一位军级干部,就是因为这一顽疾迫使他转业,担任了国营莱阳梨场场长。病愈后,老革命军人对王名医十分感谢,问有什么要求,王名医说莱阳梨天下闻名,方便的话可以尝一尝。这位老革命军人回去后,通过铁路运输给王名医发来了十筐梨,一筐五十斤,十筐太多了,王名医留了一筐,其余全部交给医院。据王名医的儿子(父亲的同事)介绍,那莱阳梨真的是名不虚传,果肉脆甜,吃到果核也不酸,没有果渣,若是掉到地上会摔得粉碎,根本捡不起来。

    话说得到药方后,娘和爹商量,由爹托熟人到县城买这两副药,因为磁朱丸父亲也要吃。父亲为什么吃?这是后话,在以后的回忆中讲述。这两副药很快就买到了,娘赶紧送到邻居家,让良子按医嘱服用。良子服用后药效很奇特,几付之后,果然不犯病了,并且病情从来没有复发过。良子病愈后,他全家非常感谢娘,良子逢人便说,我忘不了李奶奶(对我娘的称呼)。

    上面讲北大听名医讲中医的故事中,那位106岁的老太太说,曾让自己的子女去看望父亲,要称呼阿姨为妈妈,并且不能向父亲要钱,更不能当着阿姨面给父亲钱,其中是很有道理的。我家对门邻居王家,男主人我称王三爷,是本地的著名的账房先生,只要邻居有红白公事,他都是主角。三爷浓眉大眼,中等身量,说话不紧不慢,极富韵律,在村里很有人望。比如有的邻居兄弟分家,就邀请他起草文书,用带着芬芳气息的毛头纸,把房屋家产的分配写的一清二楚。在老家时,曾经多次亲眼目睹三爷的账房先生风采。某兄弟在姥娘家大舅的主持下,分家要写出文书,一般是多份,写完后,三爷当场要诵读一遍:某年某月,某某家兄弟分家,经过公平公正协商,分家情况如下,等等。三爷念完后,问问分家的兄弟有无异议,如无异议,兄弟、中人几方签字画押生效,就是在没有房屋产权证的年代里的民间法律文书。三爷是个极有情趣的人,在起草文书的时候,他会告诉大家,我这几张文书纸是解放前买来的,现在还剩几张,现在的毛头纸质量不如以前,你看这张字不洇,耐保存,然后得到大家的衷心感谢和夸赞。比如有的邻居老人去世了,男长辈就会写大德恩公、大德望公,这是有讲究的,大德恩公是指去世时七十岁以下的,大德望公是指七十岁以上的寿限。女长辈他就会写大妣母、大坤范之类的称谓,特别是写铭旌,比如含辛茹苦、一心持家、冰清玉洁之类的赞誉。有一次的白公事上,他对也在帮忙的娘说,弟妹呀,我这“冰清玉洁”这个词,还是当年跟三叔(我爷爷)学的呢。有一年,村里春节玩扮玩,三爷突然出山了,做什么?敲鼓!在扮玩的队伍里,鼓手是主角,其他的銧、镲、锣、钹都要随着鼓点的节奏,并且他拿出了压箱底的鼓谱《蓬莱阁》,一时成为美谈。原来的传统鼓谱是《紧急风》,“咚咚锵~咚咚锵~”,鼓谱明快但是稍显单调,而《蓬莱阁》的鼓谱就好听多了,他亲自示范,从而使本村的扮玩胜过邻村的。就是这么好的人,也有英雄末路时,三爷血压挺高的,有一次跌倒了,虽然抢救及时,但是从此半身不遂,卧躺在床上,生活不能自理了。娘的“闺蜜”三娘是三爷的续弦,前妻留下了一儿二女,三娘嫁过来后,又生了三儿一女,平日里他们兄弟姐妹们相处很融洽。但是三爷卧床不起后,人逐渐变了,因为他的长子在外省做了大官,经常给三爷捎来或寄来人参、三五牌香烟等物品,只要见人,他就拿出来炫耀,比如老子英雄儿好汉,自古英雄出少年等等,说的多了,三娘就受不了了,两个人就爆发局部战争了,吵嘴、埋怨,只要娘听见他们吵架就赶紧去劝和,然后帮助三娘料理家务,帮助端屎换尿布,帮助了三娘五年。现在想来,娘您是怎么做到了,是什么信念支撑着您的善举,三爷曾多次感动地对我娘说:弟妹,你是好人!我忘不了你。三爷去世后,出殡要有个随殡葬队伍挎饽饽橼的(一种盛粮食或熟食的柳编),没有人愿意干,娘说我来挎。后来我听说了,问娘这事,娘告诉我说:干这事不丢人。三爷去世后,三娘不久也病倒了,娘几乎天天帮助三娘的二儿子和小女儿照料她,体现了邻居姐妹的深情。三娘的病征是厌食,卧床三年后,三娘突然要求去兖州小儿子处,娘劝不住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闺蜜被小儿子接走了,那送别的场面,至今印象深刻。三娘邻居的姐妹们、娘家的亲人、本族的至亲都来送行,眼含泪水看着亲爱的三娘坐上面包车。面包车开了起来,慢慢地走了,在亲友们的依依不舍中开走了。一年之后,三娘又回到了老家,此时的三娘已经奄奄一息,我闻听后去赶紧去看望对门三娘,老人声音已经很虚弱,用热切的眼睛看着我,抓着我的手久久不松开。回家我问娘,您去看望三娘了吗?娘说:还没有。我说:为什么?娘说不忍心看见她这个样子。我说:娘,您还是去看看她吧,好吗?娘被说动了,说:我去。说完娘就去了对门看望三娘。 ……几天后,王三娘去世了,娘失去了一位关系最好的邻居姐妹,伤心难过了很久很久……






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7

    主题

    141

    帖子

    443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443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22 14:17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深山樵夫 于 2019-9-14 15:53 编辑

    娘在的那些记忆(三)

    有人说,记忆是一种相聚的方式。娘,是一位心怀母爱的人,她用自己博大宽广的胸怀、心底无私的善良,为了这个社会更加美好而付出和奉献着自己的正能量。人怎样才敢无愧于天地,娘就是我的榜样。娘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整整二十年,我曾经一幕幕回忆娘所经历的那些故事,一次次的讨伐自己的劣根性。正如鲁迅先生《一件小事》中所写:“我这时突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,觉得他满身灰尘的后影,刹时高大了,而且愈走愈大,须仰视才见。而且他对于我,渐渐的又几乎变成一种威压,甚而至于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‘小’来。”我1964年出生,至1999年娘去世,与娘生活了35年,而这35年的记忆,是我正气、正义做人的精神感召。

    对门邻居王三娘的小儿子是个煤矿工人,人瘦高,长脸,人品很正,好说笑话,处事也比较豁达,但是有时也比较粗心,比如他买东西花了冤枉钱,他会自嘲的说:这是仗义疏财。比如偶尔会上当受骗,他也会自我解嘲:哎,我替大家得到了教训,大家就不会吃亏上当了。我称他为(王)四哥,邻居之间这样称呼三哥、四哥、五哥甚至六哥的人很多。四哥有个拿手的绝活:捉“叫叫”,“叫叫”就是“蝈蝈”,夏秋天上坡,只要被他发现的“叫叫”基本上没有跑,都会被他“活捉”。直到如今,听到“叫叫”的声音,都倍感亲切。四哥娶了四嫂后,先后生育了三个儿子,这使得四哥四嫂在公婆面前很有面子和地位。四嫂与我长姐一样,是小学教师,平素里关系特别好,我称四嫂为张老师。在没有电视的年代里,饭后串门聊天是基本的娱乐方式。记得有段时间,张老师心情特别不好,几乎天天找娘聊天,聊着聊着就哭了,然后娘就劝她,说四哥这个人不错的,就是做事粗一点。这样一段时间之后,突然有一天,张老师“失踪” 了,人去哪里了?谁也不知道,发动所有的本家和邻居寻找她,比如去山林找,看看她是否寻了短见;坡地里的所有枯井也挨个找,看看她是否会不小心掉了下去,找了一天,没有见人,对门邻居家就来找娘了解情况,三娘的二儿子来我家与娘了解一下张老师在“失踪”前都说了些啥;然后是三娘的女婿再来问一遍,然后是他们家族的人再来问一遍,娘都是如实告知当时的情形。后来,三娘的人几次家庭会议研究是否要向派出所报案,这时有人说:是否能回周村的娘家了?大家认为这是一条线索,立即联系车辆去周村张老师的娘家寻找。后来据说找到了张老师,此时她从婆家下步走到娘家,用了一天一夜来到了娘家大哥的家里。寻找的人,这才放下心,然后想接回张老师来,张老师说要在娘家住几天,她大哥是极其通情达理的人,对来寻找的人说:你们回去吧,让我妹妹在娘家住几天,随后我会跟弟弟把妹妹送回去。

    张老师的行踪确定了后,三娘家的人马上来赔礼道歉,认为有所误会娘了,娘只说了一句话:没事的,找着就好。现在想来,娘当时处于风口浪尖上,假如张老师真的寻了短见,估计娘就难以说清了,甚至被认定为难辞其咎。当时,我埋怨了娘几句,娘很伤心,现在回忆这件事,我很自责,当时娘受了那么大的委屈,内心承受着那么大的压力,还不理解安慰娘,这是伤口撒盐呀。虽然说是心底无私天地宽,但是在某些事情中,人能够有多大的承受力?如何面对突如其来的委屈?半个月之后,张老师被娘家两个大哥哥送回来了,四哥主动向张老师(四嫂)做了深刻检讨,承认了自己心粗,不会关心人的错误,一场邻居家的家庭危机就这样完美的化解了。后来,对门四哥去了兖州工作,四嫂也调到那里当教师了,风波后的生活,会让经历的人倍感珍惜,他们一直生活的很幸福。后来,他们夫妻退休了,又回到了老家。对门四哥现在还健在,身体很健康。而四嫂(张老师)已经故去,在此对这位邻居大姐、邻居嫂子深表怀念之情,我在内心始终忘不掉您对我的体贴、呵护和关爱。记忆有时就是亲情的时钟,时间虽悄悄地溜走了,但是邻居间天地悠悠、古道热肠、互相帮助的亲情永在。在茫茫人海里,人若是相遇了,一定要珍惜,用做人的初心,构建那份和睦相处的邻里空间。若有来世,你还做我的姐姐、我的老师,好吗?

    类似这样的事情,娘还遇到过一次。家里有口水井,有一天母亲从外面回家,走在院子里,突然发现井盖子开了,心想不好,可能有人跳井了,于是赶紧到井边,向井下问道:谁掉下了?下面一个女人的声音回答道:大婶,是我呀,我来你家打水,不小心掉下去。据娘回忆,邻居的大嫂子可能会游泳,下面水踩得哗哗作响,娘说,我井绳给你放下去,你抓好,我再找人把你救上来。下面说好,于是娘把井绳放下去,提醒邻居嫂子要抓牢,然后把井绳在井边固定好,这才到外面喊人援救,一会邻居及邻居嫂子家人都来了,但是家里的井绳太细救不上人来,有人跑到当时的供销社生资门市部借来崭新五花麻绳,下去一个人,帮邻居嫂子栓牢绳子,这才把她救上来。当时在场的人好好奇,邻居嫂子后背上的衣服竟然没有沾水。据娘讲,邻居嫂子当时刚嫁过来不久,还没有孩子,跳井后可能就后悔了,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。邻居嫂子后来生活的挺好,先后生了三女一子,她的二女儿跟我小姐姐同岁同班同学,她的小儿子与我同岁,也是同班同学,去年我的这位同班同学因病去世,年仅54岁,过早离世令人惋惜、哀痛,在此对发小表达怀念之情。邻居嫂子现在跟着小女儿生活,已经90岁了,身体挺好,只是精神上稍微差一点,在此也祝福她长命百岁。

    娘经历的第三件类似的事情,相比较前两件事,就比较凶险,甚至有些惊心动魄了。爹兄弟四人,其中亲兄弟三个,二叔是亲二爷爷的独子,所以排行兄弟四个。四叔全家在四川攀枝花市,四叔英年早逝,四婶带着五个儿子一个女儿生活。她的大儿子志毅哥哥到了结婚的年龄,却找不上媳妇,于是四婶写信给娘,请求娘给大侄子找个媳妇,娘很上心。娘的闺蜜姐妹们很多,所以就托她们操心。那个时候,家里的厕所归生产队管理,社员分片包干,每个社员包几户,我清楚的记得她们扁担上一头是荆条筐子盛大便,一头是塑料罐子盛尿液,每天都要来收集,然后集中到生产队的粪场做庄稼肥料。邻居曲二嫂负责我们家的厕所。曲二嫂跟我娘关系很铁,我娘在饭棚里摊煎饼,一般每天都会聊上一会天,娘烦请曲二嫂给我堂兄说个媳妇,她很脆快的答应了。过了几天,曲二嫂来我家时,告知我娘说找到了一个是上庄(隐去村庄名)的大姑娘,我娘喜出望外,立即给四川四婶写信,让我堂兄回来相亲。就这样一场相亲危机已经悄然临近。而所有的当事人都蒙在鼓里、浑然不觉。有道是:谁能挡住抵胸的利箭,谁能扑灭燃眉的火焰。










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9

    主题

    14

    帖子

    91

    积分

    注册会员

    Rank: 2

    积分
    91
    发表于 2019-8-22 17:22:1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人人都有慈母,慈母各有千秋。读来泪流满面了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7

    主题

    141

    帖子

    443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443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8-23 04:25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深山樵夫 于 2019-8-23 08:51 编辑
    云游15 发表于 2019-8-22 17:22
    人人都有慈母,慈母各有千秋。读来泪流满面了!

    谢谢您的阅读和理解。这个文字这已经是第四次写了,前三次写的很窄、很浅,因为涉及大量的真实的事情,而很多的当事人都健在,目前已经写出的文字都是首次披露,很怕这个文字写了母亲、伤了别人,而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原本都是无辜的。我们最原始的初心就是活着,履行好做人的一生行程,最好还能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。期间茫茫人海的相逢、相遇、相处,尚不至于那么不尽如人意。正如我娘做的那样,始终以最无邪的善意去面对甚至有些“事情”,能够感召最好,不能感召也这样做了,问心无愧,无怨无悔。我无意去用文字刻意抬高我的娘,事实上我在写这些记忆时,仍然是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。有的事情,现在仍然是“禁区”,不能触及,因为那些是我健在的亲人或已经故去的亲人。我在写的过程中以最大的克制力只记述真实,而不去夸大和歪曲,即使这样痛下决心写出来,仍然十分小心,文字不以伤害别人为目的,而是最大限度的尊重和理解。即使有误会、有心结,也努力去消除、和解。每一次写前是哭着去想,写中流着泪水回忆,写完已经是泪流满面,甚至痛哭失声。因为我只想表达:一位母亲,曾经来过这个世界。





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5

    主题

    56

    帖子

    193

    积分

    版主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  积分
    193
    发表于 2019-8-23 15:08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深山樵夫 发表于 2019-8-23 04:25
    谢谢您的阅读和理解。这个文字这已经是第四次写了,前三次写的很窄、很浅,因为涉及大量的真实的事情,而 ...

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